行业热文

床旁血液净化联合多次血液灌流治疗百草枯中毒患者1例

时间 :  2019-10-31



病例摘要

患者因与家属吵架后口服百草枯原液约15ml,随即呕吐约7.5ml,19小时后自觉咽喉部疼痛、恶心、呕吐,呕吐物为胃内容物。于当地医院就诊后建议来潍坊市中医院就诊,收住院,入院后随即完善血常规、肝肾功、电解质、心肌标志物、心电图等检查,给予化痰、抗感染、抗氧化、补液等治疗,与家属交待病情及沟通确认治疗方案后,经床旁血液净化+多次血液灌流(11次,HA330)后患者病情稳定、出院。



一、临床资料


1、主诉

患者,刘某某,男,18岁,学生,因“口服百草枯原液15ml”20小时入院。

2、现病史

患者于20小时前与家属吵架后口服2012年产“百草枯原液”约15ml随即呕吐约7.5ml,未系统治疗,其服药19小时后自觉咽喉部疼痛、恶心、呕吐,呕吐物为胃内容物,于当地医院就诊,建议转入潍坊市中医院,收住院。无抽搐,无寒战、发热,无凝视,无咳嗽,无咳痰,无胸闷、胸痛,无大小便失禁,无肢体强直,以“百草枯中毒”收治入院,自发病来饮食欠佳,睡眠一般。

3、既往史

既往身体健康,否认高血压病,糖尿病,心脏病,否认肝炎、结核等传染病,否认手术外伤史。

4、辅助检查

(1)血常规:白细胞(WBC)15.8×10⁹ /L↑,红细胞(RBC)5.25×10¹²/L,血红蛋白(HGB)156g/L,血小板(PLT)249×10⁹/L,中性细胞百分比(NE%)89.2%↑,淋巴细胞百分比(LYMPH%)5.7%↓。

(2)血凝:凝血酶原时间(PT)11sec,国际标准化比值(INR)0。94,活化部分凝血活酶时间(APTT)24。6sec,纤维蛋白原(FIB)2。303g/L,凝血酶时间(TT)18。40sec,DD0。05mg /L。

(3)肾功:尿素氮(BUN)4.52mmol/L,肌酐(CREA)86.00umol/L。

(4)心电图:窦性心动过速,ST-T改变。

5、诊断

中医诊断:中毒症;毒邪入侵。

西医诊断:百草枯中毒;心律失常;肺部感染 。

6、治疗方案

(1)非血液净化治疗:

药物:化痰、抗感染、抗氧化、补液等对症治疗。

其他:面罩吸氧,禁食,心电监测,完善检查,告病危等。

(2)血液净化治疗:床旁血液净化+多次血液灌流(11次、HA330)。

8月31日入院第一天22:30  床旁血液净化+HP(1次2h),床旁血液净化;

9月1日入院第二天1:00、5:00、8:00、15:00  4次HP(1次2h);

9月2日入院第三天9:00、12:30、15:30  3次HP(1次2h);

9月3日入院第四天9:00、11:00  2次HP(1次2h);

9月4日入院第五天8:00  1次HP(1次2h)。



二、治疗过程


入院后随即完善血常规、肝肾功、电解质、心肌标志物、心电图等检查,给予化痰、抗感染、抗氧化、补液等治疗,与家属家交待病情及沟通确认治疗方案后,经床旁血液净化+多次血液灌流(11次,HA330)后患者病情稳定、出院。



三、灌流治疗效果


1、血液净化治疗前后患者双肺CT的变化

9月1日CT诊断报告:双肺多发异常密度,双肺下叶胸膜局部略增厚

9月6日CT诊断报告:双肺少许片状密度增高影,较前(2019.9.1)减少

2、白细胞(WBC)计数变化

3、尿酸浓度变化

4、尿素变化

5、肌酐变化

6、尿液百草枯浓度半定量比对

入院第一天查尿液半定量比对颜色

9月4日尿液半定量比对颜色(与尿液对比)



四、讨论


百草枯(PQ,1,1’-二甲基-4,4’-联吡啶氯化物)是一种非选择性的除草剂,从上个世纪 60 年代开始在农村地区被广泛使用。尽管正常使用时,百草枯是安全的,但由于误食或自杀而导致的百草枯中毒现象常有发生。百草枯中毒的致死率为 50~90%,而且没有特效解毒剂[1] 。对中毒至就诊时间较短的患者, 应早期给予彻底洗胃、胃管内注入活性炭、导泻等治疗以减少毒物的吸收, 降低死亡率,由于本例患者在口服百草枯20小时后入院治疗,已经错失洗胃、活性炭灌胃、导泻最佳时间,大部分百草枯已经入血甚至已经大量进入组织器官当中,因此及时清除血液及组织中的百草枯更为重要。

血液灌流(HP)和血液透析(HD)是临床上治疗急性百草枯中毒的主要手段。大多数研究者认为 HP 清除血浆中百草枯的效果更好[1]。Kang 等人证实血液灌流清除百草枯是有效的甚至比肾脏清除效果更佳,并推断:对急性百草枯中毒患者进行早期的血液灌流治疗对挽救患者的生命至关重要[1]。HP清除PQ的作用已基本达成共识,推荐口服PQ中毒后应尽快行HP,2~4h内开展者效果较好,可根据血液毒物浓度或口服量决定一次使用一个或多个灌流器,以后根据血液PQ浓度决定是否再行HP[2]。 

同时本例患者我们采取了尿液百草枯半定量分析作为诊断百草枯清除情况判断的依据,尿液PQ浓度半定量检测无需特殊设备,检测方法简单,可普及到基层单位,这种测定技术也同样能够在其他体液和血浆标本检测中应用,依据患者来急诊时尿中PQ浓度半定量实验结果判定预后,具有判断准确,预后相关性好;检测方便,快速判断预后的优点[3]。

本例患者的救治成功主要因素有:实时根据患者病情以及尿液百草枯半定量浓度比对采取了组合1(床旁血液净化+HP)+4321的多次HP(HA330)治疗方案;同时及时抗氧化、抗感染、补液等对症治疗。

HP+CVVH 联合治疗模式图

健帆HA330 一次性使用血液灌流器


文献参考:

[1]Shi Yunying,Bai Yangjuan,Zou Yuangao,et al.The value of plasma paraquat concentration in predicting therapeutic effects of haemoperfusion in patients with acute paraquat poisoning[J].PLoS ONE,2012,7(7):e40911. (血浆中百草枯浓度在预测血液灌流治疗急性百草枯中毒患者的疗效中的应用价值) 

[2]中国医师协会急诊医师分会。急性百草枯中毒诊治专家共识(2013) [J]。 中国急救医学 , 2013, 33(6): 484-489。

[3]刘尊齐, 刘东兴, 张兴国, et al。 尿中百草枯半定量试验对急性百草枯中毒的预后评估[J]。 中华劳动卫生职业病杂志, 2014, 32(5)。

天鸿彩票平台 万彩吧彩票平台 七星彩票平台 5福彩票平台 人人发彩票平台 亿乐彩平台 彩票平台8 369彩票平台 运盛彩票平台 完美彩票